<ol id="7j277"></ol>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l id="7j277"></ol>

    <ol id="7j277"></ol>
    <track id="7j277"></track>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ptgroup id="7j277"><em id="7j277"></em></optgroup>

    百萬產品經理下神壇:傳聲筒工具人,難成“張小龍”

    財經故事會 2021-12-29

    原標題:百萬產品經理下神壇:傳聲筒工具人,難成“張小龍”

    采寫/王紅霞

    編輯/陳紀英

    產品經理一度站在了神壇之上。在喬布斯、馬化騰、張小龍等產品大神的光環之下,它代表著一條改變世界的通道,一種“只要我有想法,就能創造出什么”的掌控感。

    “時勢造英雄”,產品經理的興起得益于移動互聯網熱潮,大批年輕人瘋狂涌入,一本名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的入門指南,也變成了暢銷書。

    但這本書出版六年后,作者蘇杰卻心灰意冷的表示,“產品經理這個崗位很可能變成打字員那樣的工種,越來越不重要,甚至消失”。

    興于此,衰于此,當急速發展的移動互聯網,已經從增量切換到存量時代,產品經理的職位缺口也在大量縮減。

    互聯網招聘平臺拉勾提供的數據顯示,受大廠裁員影響,2021年Q4產品經理需求同比大幅回縮51.4%。同期,互聯網對5-10年及10年以上的資深產品經理需求,同比上漲了3.7%。

    要么升級,要么轉型,龐大的產品經理群體,走到了十字路口。

    其實,產品經理從來不該被神化,不少懷抱浪漫投身其中的產品人,可能都會經歷夢碎時刻,畢竟,瑣碎的BUG常存,神奇的光環罕見,在理想感召下入場,親歷高度內卷,才是主流產品人面對的真實現狀。

    有些產品人已經打算出走,有人仍想創造點什么,有人已經轉行,有人還在迷茫中焦灼。

    我們采訪了六位產品經理,得以窺見這條賽道上的水深火熱。

    兩頭受氣的傳聲筒與夾心層

    早上九點半,某大廠產品經理李誠卡著點急匆匆趕到工位上,就收到了部門Leader的約談。

    他推開會議室的門,發現同坐的還有HR。Leader滿臉客套地假笑著,卻一言不發,示意HR開場告知裁員。

    這是2019年底,新一輪互聯網寒潮剛剛到來不久。李誠是部門里被裁掉的第二個人。但他并不惶恐,甚至對此期盼已久,“拿著補償離場挺好的”。

    過去一年里,部門Leader唯大老板是從,以“KPI”為指揮棒,而非產品價值和用戶導向,懷抱著產品經理理想的李誠,已經“沒法再和Leader共事了”。

    他猜測,越來越“難以馴服”的自己,早已成為了Leader的“眼中釘”。

    三個月前的一次周會上,兩人爆發了激烈的爭吵,雙方都“口不擇言”,拍上桌子。

    李誠拋出了積攢已久的怨氣,“你做產品就是為了跪舔大老板的KPI?你為用戶和商戶著想了嗎?!”

    Leader梗著脖子質問他,“你的意思是,產品部所有人做的事都沒有任何價值嗎?!”

    李誠一時語塞,會后他和好友痛訴,“他沒法用邏輯說過我,竟然用道德制高點來壓我!”

    這一次交鋒后,李誠徹底心累了,在之后的產品爭議中,他選擇了消極應對,“做一個唯Leader是從的工具人”。

    其實,李誠并不期望一切都要按他的想法來,好的爭論能帶來成長,但是,當爭論涉及到價值觀底線時,KPI似乎就成為了唯一正確的“答案”。

    盡管不認可Leader的價值觀,但其實,他也理解Leader的苦衷。

    李誠身在大廠邊緣部門。最近幾年,部門一直在調整業務方向,但產出效果一直堪憂,用戶規模也上不去,“Leader向上不太好交代,而且互聯網寒冬來了,公司預算也在縮減,再做不出成績,部門可能會被砍掉,所以為了數據好看,底線都不要了?!?/strong>

    為此,Leader要求把整個頁面都設計成用戶注冊“陷阱”,點擊任何位置,哪怕是不小心碰到空白處,都會彈出“手機號提交注冊框”。

    “這不就是流氓軟件嗎?!”李誠憤憤不平的反問。

    但在Leader高壓之下,他很無奈,向開發團隊傳遞指令時,他也很心虛,“我要是說這是老板要求的,就會顯得自己很沒主張,要是說結果最重要,就顯得我不擇手段?!?/strong>

    李誠的遭遇不是孤例——大部分互聯網公司,無法授予產品經理核心決策權,同時又期待產品人能夠承擔起增長重任,并以此來評判產品經理的業務水平。也就是說,產品經理要找到一個點,這個點是內部各種角色的平衡點,又是市場的爆點,還是用戶的G點,“把我們當神了吧”,李誠苦笑。

    對此,投資人子柳曾在其刷屏文章《產品經理的窮途,交互設計的末路》中說,產品經理的功能不該被神化,“很多老板會有一個誤區,我的業務上不去是因為產品沒做好,產品沒做好體現在APP的界面不夠高端大氣上檔次,體現在不能三步點擊找到主功能……這是中了喬布斯和張小龍的毒。你一個賣貨的不去上街吆喝,怪貨架長得不好看有個毛用?”

    而張楠則成為了CEO和開發人員之間的“夾心餅”。她在一家小型電商公司擔任產品經理,公司規模不大,只有200多名員工,剛剛拿到A輪融資。

    入職3個月后,她就認清了自己的定位:”老板的傳聲筒,開發的出氣筒“。

    有一次,張楠拿著開發團隊給的項目排期,向CEO匯報,某項目預計三周后上線。老板很不耐煩地訓斥她,“太慢了!”

    但是,她沒有權力向開發施壓,只能忐忑地把老板的意思轉達給開發Leader。

    不出所料,開發Leader當時就黑了臉,人員不充足,老板又逼得緊,心中積壓的怨氣向張楠傾瀉而出,“三周的排期已經要熬夜加班了,怎么可能壓縮到兩周?你做產品不能老板說什么就是什么呀!”

    張楠壓抑著心中的委屈,耐心哄著開發人員一起去見老板,“每一天都神經緊繃,每次去找開發之前,我都要深呼吸做個心理準備,兩頭受氣的日子真不好過?!?/p>

    沒有決策權,又頂著產品負責人的頭銜,成為開發、設計等合作團隊積怨的出氣筒,這是產品人的必修課。

    和李誠與部門Leader處處做對不同,張楠對于其名義上的Leader——產品總監,卻充滿了同情。

    CEO對產品的控制事無巨細,像頁面文案“更多”非要改成“查看更多”這樣的細枝末節,都要親自干預。

    為了催進度,CEO也習慣越過產品總監直接下達指令,還把6個產品經理的工位全都調到辦公室門口,方便隨時召喚。

    找不到位置的產品總監,職責被完全架空,1年后,就主動請辭了。

    那一刻,張楠感到特別絕望,“即便以后做成產品總監,處境還是這么糟糕,做產品經理還奔頭嗎?!”

    想不清楚的時候,張楠便畫思維導圖,分析自己該去該留。一年后她終于忍無可忍提出了離職,去了向往已久的云南散心,在她之前,一起共事的5個產品經理已經走了4個了。

    找不到成就感的“工具人”

    有一種挫敗感叫“不管怎么努力,結果都差別不大”,對此,某大廠產品經理張浩體驗地淋漓盡致。

    不久前的一次周會上,張浩被部門Leader責問了,起因是半月前,部門大老板讓他向APP首頁申請流量分配入口,卻遲遲沒進展。

    “你都做了三年產品了,分不清緩急嗎?!”一想到老板眼里的不屑和失望,張浩就覺得惶恐不安。

    但張浩的委屈說不出口,一出口就像給自己找借口。

    他所在的大廠有十幾個子業務單元,都想占據APP首頁引流獲客,開疆擴土。但張浩所在的部門非常邊緣,對于公司營收貢獻也寥寥無幾,“在公司一點話語權都沒有”。

    “根本辦不到,就算是我部門大老板親自去要入口,也于事無補”,張浩向《財經故事薈》解釋,“好比你是開飯館的,90%的用戶來你這里,肯定是為了吃飯,還有極小部分想借用下洗手間,還帶不來營收,那就餐區域肯定要比洗手間更顯眼,我們部門就是那個洗手間,爹不疼娘不愛?!?/strong>

    如今,惴惴不安的張浩很是擔心,“再做不出成績,就離勸退不遠了”。

    在某智能硬件公司擔任產品經理的陶杰,半年前從數據分析轉崗到產品崗,一度激情滿懷,如今只做了半年,卻已經失去了激情。

    他的不滿在于公司層級太多,“每個人都能指揮產品如何設計,產品經理反而沒多少話語權”。

    和朋友吐槽時,他想起了張小龍的那句名言,“每天有5 億人吐槽微信,每天都有 1 億人教我做產品”,“但張小龍可以不理那5億人,我卻要天天聽命于公司的所有上級”。

    “不能做主”是很多產品人的痛,網絡上有人調侃,“產品經理確實是產品的看護人,但他只有撫養權,決策權要和很多部門分攤”。

    在公司內部,陶杰上面還有三個層級,業務部門各有各的想法,還涉及到外部合作方。他忙于平衡各方利益,加之公司戰略方向不清晰,已經變了好幾次,“我所負責的業務更注重細水長流的用戶運營,短期內不易出現高速增長,現在已經沒有初始的激情,產品設計的靈感也日漸枯竭”。

    夏歡的挫敗感則來自于日復一日的瑣碎,“每天都很忙,但不知道忙成了什么”。

    10點和開發團隊開需求評審會,預計2小時;

    13點和設計師討論設計稿;

    14點約了數據分析師看數據;

    15點半討論APP首頁改版的產品方案;

    16點接到開發召喚,某需求出現異議,要她去確認;

    17點30和運營討論商戶拜訪計劃;

    ......

    她頻繁穿梭在各個合作部門間,有時候甚至一整天都沾不到工位,“這樣說來我好像很重要,缺了我事情就無法推動,但忙了一天下來,沒有一個事情有結果?!?/p>

    夏歡的困擾并非個例。絕大多數產品經理的日常被溝通需求、匯報方案、寫文檔、項目跟進等瑣碎事務占滿?!爱a品經理是什么”這個問題并不好回答,不像程序員是“寫代碼的”,設計師是“畫圖的”那般,能用通俗易懂的概念去定義。

    一位合格的產品經理更像“萬金油”,什么都要學,什么都要會,只要是產品相關的知識,都應該掌握,只要和產品相關的場景,都應該出現。

    精力被四分五裂,下班后夏歡只能靠追劇來暫時屏蔽現實。

    90后的夏歡,8年前一畢業,就碰上了產品經理興起的大潮。她是某985大學計算機專業的佼佼者,還沒畢業時,就通過比賽得到了上海某互聯網公司的開發崗位,導師贊賞,同學艷羨。

    但入職后,每天盯著電腦寫代碼讓她頭暈眼花,在跟產品對接需求的過程中,覺得產品經理一職更適合自己。

    恰逢當時移動互聯網大潮洶涌,產品經理崗位需求大爆發,很多公司從無到有新設立了產品部。

    夏歡所在的公司也跟隨潮流,外聘了一位阿里系的產品經理,擔任部門Leader,她也成功轉崗。

    作為一個習慣性自省的人,產品的瑣碎讓她感受不到意義, “我知道自己的工作并非毫無用處,可就算是某個產品功能歷盡千辛萬苦終于上線了,甚至獲得了用戶好評,為什么我也不會有多大的成就感呢?!”

    她好幾年都沒想清楚這個問題,直到有次看到心理學大V李松蔚關于意義感的分析,才覺得醍醐灌頂。

    李松蔚說,“意義感的本質是,我們能感覺自己和未來、和他人、和更大世界有聯系。而坐在鋼筋水泥的辦公室里,終日和文件、領導打交道的辦公室職員,需要耗費額外的心力,來不斷確認自己在這個世界中的存在價值,除了薪酬,很難直觀感受到自己的勞動成果,也不知道有誰在意自己所做的一切?!?/strong>

    其實,夏歡參與的這款APP應用已有數億用戶,但參與其中的產品經理有好幾十位,“再加上開發測試人員可能有上千人,每個人都是螺絲釘,并不是像馬化騰喬布斯一樣,是最終的拍板者”,所以,夏歡一直無法彌合產品價值與個人價值的割裂感。

    而大部分產品經理的價值感,可能還遠遠不如夏歡。截止到2020年底,中國市場上監測到的App數量高達345萬款,但其實單個用戶平均下載的APP只有四十多個。這也意味著大部分產品經理開發的APP,都淪為了無人問津的“僵尸應用”。

    招聘縮五成,上行通道窄

    即便覺得價值感缺失,但夏歡依然遲遲沒有離開,她留戀這一職位的唯一原因,就是每月三四萬元的高薪,以及大廠工帶來的安穩感。

    單單從薪酬來看,產品經理這一職位的確具備不小的吸引力。拉勾數據顯示,2021年,產品經理的薪資每季度都在逐步上漲,第四季度平均月薪為26300元,高于互聯網行業大盤。

    但到了2021年Q4,產品人的處境開始掉頭向下,一方面互聯網寒冬之下,裁員消息此起彼伏,產品人也遭受波及。

    另一方面,存量時代,整體職位收縮之下,一線執行產品經理的寫文檔、畫原型、推動項目等基礎技能,可替代性太強,面臨淘汰風險,他們需要新出路,或上行,或轉行。

    但上行通道,并不那么容易開啟?;鶎赢a品經理上行遇到的第一坎就是,成長無太多章法可循。

    知名產品經理純銀曾說過,“產品感覺是一個玄學,產品經驗只要講出口,就可能失真,理解需求特別懸,沒法套路化,很多曾做出過成功產品的人,換一個項目去做,甚至類型差異也不那么大,也會失敗”。

    因此,“野蠻生長”是很多產品經理難以逃脫的宿命,優秀的指路人如同中彩票一般罕見,大多數產品人只能在跌跌撞撞中摸爬滾打,難以躋身到更高層級。

    一些人看到了這個真相,正尋求新的方向。

    如今,夏歡徹底離開了互聯網大廠,回到了老家三線城市,轉型為健身教練,盡管月收入降低到六七千元,她對新角色的適應超乎自己想象,“花了3年的時間權衡利弊,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才有了臨門一腳的勇氣”。

    新行業也有新痛苦,身為健身教練,夏歡要背負銷售KPI。一旦團隊業績不好,8點就被叫起來“集體軍訓”,晚上下班后還要集體訓話2小時,俗稱“熬鷹”,工作時長有時甚至超過產品經理。

    雖然不盡如人意,但夏歡從來沒考慮過回頭,“做教練有具體的成就感,當學員在我的指導下學會正確的動作,我就很滿足,但做產品沒有,我不想再回去了?!?/p>

    跟夏歡一樣喜歡健身的陶杰,如今正面臨兩難糾結,跳槽去互聯網大廠,擔心自己又變成螺絲釘,徹底轉行做健身教練,很合心意但前景不明確,薪水也太低,擔心不穩定。

    做了6年產品的劉子明則選擇了出來創業,半年后宣告創業失敗。

    幾年前,他曾對產品經理工作抱有很大期望,向幾十家互聯網公司投遞了簡歷,還單獨定制了求職信,只期待找到一個月薪4000元以上的產品助理職位,可謂至誠和瘋狂。

    后來,他甚至放棄國企Offer來到北京,主動997,半年內就從產品經理升到產品總監?!拔乙郧笆呛軜O端,要么轟轟烈烈,要么游戲人間,我喜歡創造,而在我看來產品經理就是一個創造性較強的工種,很適合我?!?/p>

    但在產品經理賽道上,他高開低走,很快做到了核心層,但卻在職場的勾心斗角中,喪失了初心——他喜歡創造,但不喜職場。

    “我提了很多方案,老板和VP都不喜歡,讓我們硬抄一個市場和需求都很成熟的產品,我們只能照做,后來老板又以產品做的不滿意為由,把總監和我開除了。諷刺的是,那個VP出去創業后,用的方案就是我最初提報的那版?!?/p>

    如今創業失敗,他還沒想好下一步行動,但絕對不想再去做產品經理了,“有種本能的排斥?!保ɡ钫\、張楠、張浩、夏歡、陶杰、劉子明為化名)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財經故事會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大時代,大公司,大佬。。。。。資深圍觀,謹慎發言,期待一語中的
      分享本文到
    国产精品夜间视频香蕉

    <ol id="7j277"></ol>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l id="7j277"></ol>

    <ol id="7j277"></ol>
    <track id="7j277"></track>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ptgroup id="7j277"><em id="7j277"></em></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