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7j277"></ol>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l id="7j277"></ol>

    <ol id="7j277"></ol>
    <track id="7j277"></track>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ptgroup id="7j277"><em id="7j277"></em></optgroup>

    當互聯網的城門打開

    孟永輝 2021-12-31

    原標題:當互聯網的城門打開

    文/孟永輝

    我認為,互聯網的發展是一個不斷建筑自身的城墻,這一點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達到了極致。

    無論是憑借自身生態體系的不斷延展,抑或是借助資本的手法,不斷擴大自身的觸角,互聯網玩家們的一個終極目的就是不斷壘高自身的城墻,然后再對城墻里的用戶和流量進行收割。

    這其實是由于互聯網的本質所決定的。

    因為互聯網的本質就是一個去中間化的過程,若要實現去中間化必然需要建立平臺,建立了平臺,必然需要有人在平臺上消費,于是,獲取流量便成為了一種必然。

    在信息并不對稱的時候,特別是當互聯網的高墻并不足以影響行業效率的時候,互聯網的這樣一種發展模式是有益的。

    這是我們看到諸如此類的互聯網模式之所以會獲得如此突飛猛進的發展的根本原因所在。

    然而,一旦這樣一種信息不對稱的狀態得到解決,特別是當平臺所提供的信息出現了冗余,互聯網模式的弊端的一面便開始顯露出來。

    于是,為了完成業已獲得的優勢,盡可能多地對存量用戶進行收割,便成為了一種必然。

    有些時候,我們可以非常明顯地感受到互聯網玩家們的這樣一種焦慮情緒。

    無論是他們窮盡一切辦法將用戶和流量「困在系統」里,還是他們想盡一切辦法不斷做大自身的規模,我們都可以非常明顯地感受到這樣一種焦慮情緒的存在。

    很顯然,僅僅只是試圖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將用戶困在某一個系統里,而不去做開放與共享,這顯然是已經背離了互聯網的初衷的。

    然而,這個時候的互聯網玩家并不受自己控制,而是開始更多地受到資本市場的控制,為了資本市場的表現,為了投資者的利益,他們不得不不斷筑高自身的城墻,以實現對用戶和流量的收割。壟斷,便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誕生的。

    很顯然,以壟斷的方式試圖維持與延續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是徒勞的。

    縱然是沒有監管的產生,用戶和流量都開始明顯地感受到了它們業已成為了砧板上的魚肉。

    我們看到的雙十一的冷清,我們看到的直播帶貨的趨冷,都是這樣一種狀態的表現。

    遺憾的是,互聯網玩家們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們僅僅只是簡單地認為營銷方式的陳舊最終造就了這一切,于是,他們開始通過創新所謂的營銷方式來繼續贏得用戶的興趣。

    于是,以新零售、新金融為代表的所謂的創新商業模式開始衍生出來。

    事實證明,僅僅只是站在流量的天空下來創新所謂的商業模式,僅僅只是以流量的獲取為終極目的的方式和方法,并不能夠促進互聯網的深度改變。

    等到新的營銷模式不再奏效,用戶依然還會選擇沉默。

    因此,在很多時候,我們在思考互聯網的新未來和新方向,并不應該從如何建筑自身高墻的角度,而是需要更多地從開放和共享的角度來看待。

    只有這樣,互聯網的發展才能真正擺脫長久以來的固定思維,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時代。

    從這個邏輯來看,那些試圖借助新工具來持續收割用戶和流量的做法,并不能夠帶來長久的發展,若想要真正給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帶來持久的發展,我們需要的是推到互聯網的高墻,讓用戶和流量實現互聯互通。

    這并不僅僅只是互聯網的本質與內涵的表現,更是互聯網真正開啟全新發展的關鍵。

    可以預見的是,只有那些真正給用戶帶來新的體驗,新的產品的玩家,才是未來真正的王者。

    如果一定要為未來的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尋找方向的話,我更加愿意將推倒互聯網高墻的玩家看成是未來的主流和趨勢。

    一切為了打破互聯網的系統,一切為了突破互聯網的界限,一切為了實現互聯互通的努力,都應當被尊重。

    所以,為什么元宇宙的出現如此讓人心動?

    我認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實現了某種程度上的互聯互通。

    這樣一種互聯互通并不僅僅只是局限在實體世界與虛擬世界之間的互聯互通,而是更多地體現在實現的是不同的體系,不同的生態之間的互聯互通。

    當這樣一種互聯互通在元宇宙的身上得到了體現,自然依然了用戶的極大關注,由此同樣帶來了資本市場的持續追捧。

    這同樣是一種推倒互聯網的高墻的行為,只是這樣一種推倒高墻的行為是衍生于互聯網玩家自身的,而不是外界強加于互聯網玩家身上的。

    我想,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未來,我們還將會看到更多有關推倒互聯網高墻的行為和現象出現。

    而當這一堵堵的高墻被推倒,特別是當互聯網玩家們不再把用戶和流量看成是一種被收割的對象,互聯網的發展才算是真正擺脫了以往它自己為自己設定的枷鎖,從而真正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每一個時代開始之前都會經歷一場混沌,正如互聯網的路子真正清晰之前,我們同樣經歷了這樣一種混沌的狀態一樣。

    當互聯網開始落幕,新物種尚未誕生之前,我們同樣會經歷一場混沌。

    從表面上看,這樣的混沌里一片亂戰,人們看不清未來的方向在哪,人們不知道孰對孰錯。

    同樣地,在這樣的混沌里,新的物種,新的方向同樣在慢慢地,一點一點地被孕育,被指明。

    當互聯網的城門打開,它昭示著的是,互聯網的角色和定位需要被重塑,它告訴我們,互聯網再也不是一個以中心和平臺為主導的角色。

    當互聯網的城門打開,它告訴我們的是,互聯網的未來并不在互聯網本身,而是在于改變了的互聯網本身。

    當互聯網的城門打開,一個時代過去了,一個時代同樣正在款款走來。

    —完—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家,戰略咨詢顧問。長期專注行業研究,提供深度思考與硬核干貨。支持保留作者來源的分享,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互聯網
    • 孟永輝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
    国产精品夜间视频香蕉

    <ol id="7j277"></ol>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l id="7j277"></ol>

    <ol id="7j277"></ol>
    <track id="7j277"></track>
    <optgroup id="7j277"></optgroup>
  • <optgroup id="7j277"><em id="7j277"></em></optgroup>